9.0

2022-08-30发布:

倚天外传 - 韩姬之死 韦一笑篇

精彩内容:

上篇: 韋一笑


第一章


話說明教衆人計議如何解救被趙敏設計擒住的六大門派門人,著落到偷取十香軟筋散的解藥。範遙獻策不如擒拿那汝陽王新納的愛妾韓姬,將她放在鹿杖客的床上,好讓他百口莫辯,範遙在乘機入內抓住他的把柄,這樣就可要挾得到解藥。張無忌等計議一定,便將擒拿韓姬之任交于青翼蝠王韋一笑。


韋一笑得此美差,心中頗是歡喜,聽說那韓姬長的美豔,到頗想見識一下。他到城中買了一只布袋,剛等到天黑,就興沖沖前往汝陽王府拿人。那汝陽王府爲新建之府邸,天下兵馬大元帥的宅子倒也頗俱威嚴。門口的守護更是頗爲森嚴。但韋一笑輕功蓋世,趁著巡邏的空隙一縱便從那牆上躍過,到得府中。韋一笑已從範遙處獲知汝陽王府的大緻格局,便向姬妾居住之地潛去。


那韓姬是汝陽王的愛妾,有自己獨居的一小片宅院,這宅院裏戒備卻頗爲松懈,除了門口有幾個衛士,院內卻無人看守,想必從未有人想到會有韋一笑這等高手來虜汝陽王的小妾。只是韋一笑不知她在哪間屋子。于是他藏在那宅院的黑暗之處,突然縱身而出,隨便抓來一個丫鬟,韋一笑制住那丫鬟的穴道,問道﹕“汝陽王的韓姬住哪裏﹖”那丫鬟大驚,沒想到居然有歹人膽敢擅闖王府,但見韋一笑青面僚牙,模樣可怕,不敢不答,顫聲道﹕“你說韓娘娘,她…她就住在這間院子…韓娘娘正前面偏廂浴堂沐浴…你找她何…”話未說完,韋一笑已點了她穴道,將她藏在樹叢後的隱秘之處。想那王府丫鬟衆多,走失了一個小半天也不見得會給人發覺。


韋一笑誤打誤撞,居然正好來到那韓姬的院子中。他見那偏房之中仍有燈火,想是那韓姬仍在那處,他飛身而過,一個縱身,突然之間破門而入。


那偏房之中點滿了燭燈,蒸氣迷漫,卻有一股幽幽的香氣,那香氣誘人心肺,韋一笑目力甚強,在蒸氣中看清兩個女子,一個絕色女子赤身裸體的浸在充滿熱水的木桶之中,正是韓姬,另一個女子在替她擦身抹背,顯是個丫鬟。


兩個女子自然從來不會想到在沐浴之時會突然有陌生男人闖來,即便是汝陽王到,都會事先有人通報。兩女大驚,韋一笑不等她們應變,便搶上前去,指出如風,先是出手擊暈了那丫鬟。韓姬待要驚呼,韋一笑也已封了她的穴道。


剛進來之時,事態緊急,韋一笑不及細看,一瞥之下,但見韓姬天生麗質,此時已將她制住,便向那木桶中沐浴的韓姬看去。但見韓姬一頭烏黑的長發披肩,皮膚白膩,臉上略施粉黛,嬌嫩的嘴唇鮮豔欲滴,此時微微張開,似乎想呼救,但卻發不出聲音,一雙眼睛十分靈動,此刻卻充滿了恐懼,秀眉微蹙,顯得十分驚慌,一張臉蛋顯得秀麗清純,卻又有些初爲人婦的嬌媚,被點了穴道的嬌軀軟軟的靠在木桶邊緣上,熱水剛好到她酥胸的位置,軟玉般赤裸的肩膀和粉藕般雪白的手臂露在水外,更動人心弦的是露在水外的大半個豐滿的酥胸,雪白渾圓,韋一笑更可隱約看到她浸在水中的乳房甚大,此時她張開纖手抓住那木桶的邊緣。原來韋一笑點了她的背後的肩池穴,使她四肢無力,一個身子就要往桶底滑去,全靠一雙玉手勉強拉著不至滑倒。


韋一笑看見韓姬如此美貌,心中色心大起。他青翼蝠王練陰寒的武功血行不足,所以時常要吸人血抗寒,他自喜歡抓一些細皮嫩肉,年輕美貌的女子吸血,更時常先將這些女子強奸。自張無忌任教主後用九陽神功爲他驅除寒氣,他已不必在吸人血。張無忌更肅清教規,所以韋一笑也不敢再肆意辱虐女子,只是他本性仍然邪惡,自張無忌掌權這些日子來克制自己修生養性,早就憋的慌了。此次爲了明教的任務而有此機緣,這韓姬又如此美貌,不由淫心大起。韋一笑走近木桶,再仔細往下看去,只見韓姬一頭烏黑的秀發此時已被沐浴水打濕稍許,一雙美目充滿了驚慌,張開一對鮮紅嬌唇欲呼救,卻只能勉強發出嗚嗚的低沈聲音,木桶上熱水的霧氣徐徐升起,清水之下,露出了韓姬一對豐滿圓潤的巨乳,一雙修長的美腿此時軟弱無力地跪盤在水底,美腿之間微微隆起的陰戶上更是漂浮著一團讓人無法把持的茸毛。原來這韓姬除了容貌豔麗,身材更是極好。


韋一笑邪念頓起,心想這汝陽王府小妾的宅子守備如此松懈,一時半會兒斷無人來巡查,自己有大把時間。若自己不拔頭籌就將這美女劫持回去,豈不是便宜了鹿杖客。青翼蝠王一聲淫笑道:“小美人,你獨自一人沐澡好不寂寞,我來陪你”說著叁下五除二,就將身上的衣服脫了個精光。青翼蝠王武功高強,但因長期練陰寒內功,膚色泛白,又由于長期練習輕功,身材精瘦,混迹江湖多年,身上有不少刀劍暗器留下的傷疤。雙腿之間的陽具,此時已經微微挺起。


韓姬在霧氣之中隱約看到韋一笑的青面獠牙,猶如惡鬼,知道此人絕非善類,心中不禁大駭,閉起一雙靈動的美目不敢直視眼前赤裸的男子,一只纖纖玉手抓住木桶邊緣,指節屈曲的沒有一絲血色,另一只手本能地收回,護住木桶下隨著緊張的呼吸不斷起伏巨乳。韋一笑毫不在意地先將一只腳踏入那木桶,隨即縱身擠入浴桶。那木桶原是一人沐浴的浴桶,此時韋一笑進去,頓時顯得擁擠。


韋一笑一進那木桶,頓時聞到蒸氣中的迷人香氣,感受到熱水的舒適溫度。那桶內空間甚小,韓姬美好的肉體也頓時與韋一笑相觸。韋一笑此時哪還把持的住,一把就將韓姬扶在木桶邊緣的玉手拉開,將她的溫香軟玉抱了個滿懷。


“嗚嗚!”韓姬如受驚的小鳥,想要掙脫,可哪有力氣。韋一笑的一只手摟住了韓姬的纖腰,另一只手開始不安分地在韓姬身上撫摸。


韓姬一邊扭動身體,一邊壯著膽子睜開美目,卻看到韋一笑青面獠牙的恐怖面孔與自己近在咫尺,禁不住嚇到花容失色,立馬又閉起來,兩行眼淚卻忍不住順著白嫩的臉頰流了下來。


韋一笑抱著懷裏的美女,聞著她身上令人熱血沸騰的香氣,感受著她玉體渾身的顫抖和急促的呼吸,看到她玉容慘淡,知道她心中十分懼怕,心中倒略微有了些許憐香惜玉之情。他之前也有奸淫少女的經驗,但卻從未遇到過韓姬如此美貌的女子。


“小美人,你若聽話。我自饒你性命,你若敢反抗,我將你先奸後殺,暴屍街頭。明日,汝陽王府的小妾可就成了城裏的茶後談資了!聽懂了沒有?聽懂了就點點頭。”


韓姬自韋一笑突然闖入以來,就已嚇到六神無主,一顆芳心心慌意亂。聽到男人陰森的聲音在自己耳邊說出“先奸後殺“這四個字,更是害怕地全身打了個冷戰,頓時不停地點頭。


“聽話,就先睜開眼。“韓姬聽到耳邊的聲音說。


韓姬生怕自己不聽話會受到傷害,只能乖乖地睜開一雙美目,眼前看到的仍是那個青面獠牙的面孔,直視著自己,她一顆芳心碰碰亂跳,卻不敢再閉上眼睛,只能與這個不知身份來曆的男人對視。


“美人,你若聽話,我就先解開你的啞穴。你可不許大聲呼叫,不然我捏爆你的奶子”韋一笑一邊說,一邊將韓姬護住自己一對豐滿的巨乳的玉臂拉開,一把抓住了她飽滿的乳房,毫不留情地用力一捏。


韓姬吃痛,張口欲呼,仍然只能發出“嗚嗚“的慘叫。兩行清淚又從美目上流了下來。這時,突然感到自己後頸被戳,同時一股暖流湧入,原來韋一笑松開摟住她纖腰的那只手給她解了啞穴。


“你…究竟是誰?爲何要闖入汝陽王府邸!”韓姬口舌能動,顫聲發問道,她此時雖然害怕,聲音微微發抖,但聽起來仍然清嗲嬌媚,自然就帶著一種吸引男人的魅力。


“哼哼,在下是誰,你就不用管了。小美人,我讓你說話你才能開口,我問什麽你答什麽,我讓你說什麽你說什麽。懂了沒有?”邊說邊又用力捏了下她豐滿的玉乳。


“呀!疼!”韓姬再次吃痛,這次卻能張口呼叫。“妾身知道了!求大俠放過…”韓姬連忙求饒,話音未落卻感到韋一笑的另一種手從自己的纖腰往下摸去,摸到豐滿的股間,一路侵入自己的下體和菊門“呀!不要!”


韋一笑一只手一邊摸另一只手環抱韓姬的纖腰將她的嬌軀在木桶中微微擡起,剛才的撫摸和肉體的厮摩已經讓他的陽具高高挺起,不由分說地便要往韓姬的蜜穴插入!


韓姬嚇得驚慌失措,本能地想反抗,一雙玉腿狂蹬,一邊呼叫“不要!不…“話音未起,韋一笑便將一只手掐住了她纖美的脖子,韓姬頓時無法呼吸。


“小賤人!剛才跟你說過了,你若敢喊叫,我現在就殺了你!”韋一笑見她不聽話,頓時沒了憐香惜玉的心情。


韓姬見面前的男人臉色猙獰,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掐住自己的脖子,完全卻無法呼吸,心中又驚又懼,嬌軀上下不斷地掙紮,一雙美腿在水裏面踢動,一雙玉手想將韋一笑的手扳開,可絲毫撼動不了眼前的男人。


“咳咳咳…”韋一笑掐了她一陣後終于放開了手,韓姬總算能再次呼吸,頓時咳嗽起來。


“小賤人,敬酒不吃吃罰酒!“韋一笑一邊說一邊再次雙手扶住韓姬的玉臀,將她嬌軀擡,美腿微微分開。韓姬這次不敢掙紮和反抗,只是忍不住地抽泣著,一雙美目不斷流淚,卻也不敢閉上,直視著眼前就要將自己奸汙的男人。


“啊!痛!”韋一笑的陽具進入韓姬陰戶的那一刻,韓姬忍不住吃痛叫出聲來。原來自明教起義以來,那汝陽王近來軍務繁忙,身邊妻妾更是衆多,雖然頗爲寵愛這個新納的美麗嬌媚的小妾,卻並沒有太多時間寵幸與她。韓姬雖然已不是處女,卻也已幾個月沒有享那魚水之歡,下體陰道甚緊。此時對面前的男人心中又懼又怕,更是全身僵硬緊張,陰道內幹燥,只覺得剛被插入就疼痛不已!韓姬一邊吃痛,一邊哀叫著“嗚嗚…不要啊…”


韋一笑此時聞著懷中美女的香氣,抱著她的玉體,感受著胸前的兩只巨乳的搖晃起伏,看著她峨眉緊蹙,美目中流出的恐懼和哀求,一對嬌豔的紅唇微微張開欲呼,卻又不敢叫出聲來,早就獸性大發,一張嘴就向韓姬的雙唇吻了過去!


“嗚嗚…”韓姬待要將螓首轉開,卻已然來不及,雙唇已被韋一笑的大嘴咬住,韋一笑更是將舌頭往她的雙唇之間捅去,舔起她的貝齒,咬住她的香舌。


“嗚嗚嗚嗚….”韓姬的一對玉臂勉力撐著韋一笑的胸膛,想要將眼前的男人推開,但卻軟綿綿的毫無氣力。同時,下體又感覺一陣刺痛,原來韋一笑一邊強吻韓姬的雙唇,陰莖一邊已經一路強行捅入她的陰戶,開始抽插起來!


“嗚嗚嗚嗚…”韓姬感覺下體一陣撕裂的劇痛,隨著韋一笑的抽插哭叫起來,可是雙唇和香舌被侵犯,完全聽不出她在嗚咽些什麽。韋一笑一邊用力抽插,一邊吸吮著韓姬的香舌和金津玉液。


韋一笑下體抽插,雙手也沒有閑著,一只手托著韓姬的玉臀,手指侵入她的兩片屁股之間,開始侵犯她的菊門。





第二章


“嗚嗚嗚嗚…”韓姬覺察後庭受到了侵犯,玉體一陣顫抖。終于韋一笑松開了她的雙唇。


“嗚嗚嗚嗚,不要!”韓姬櫻唇一得自由,嗚咽著哀求道。韓姬出生平民人家,卻自幼是萬裏挑一的個美人胚子,到了芳齡十四五歲更開始出落的亭亭玉立,聞名遠近的鄰裏街坊。家中父兄一直對她呵護備至,更是出錢讓她進了私塾識了些字,學了譜曲,樂器與舞蹈,就是懷著想將她嫁到富賈權貴人家做妾的希望。韓姬也是爭氣,方滿十八就被汝陽王府的探子在爲王爺物色美女時看中。納入王府做小妾以來,她除了侍奉汝陽王,其實甚少見到別的男子,除了在府中走動也極少出門。這天夜裏,突然之間被一個模樣可怖的陌生男子破室強奸,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和恐懼,心中自是一片慌亂。


汝陽王才將韓姬新納入府中不久,除了與她正常行房,也並沒有侵犯過她的後庭花,此時她後庭菊門遭到侵犯,更是除了哀聲求饒,不知所措。


韋一笑並不理會韓姬的哀求,陰莖一邊抽插著韓姬的陰戶,一只手指開始強行插入韓姬的後庭花。


“嗚嗚嗚!不!嗚嗚嗚嗚嗚!”韓姬後庭與陰戶同時受到侵犯,忍不住如雨打梨花般痛哭起來,她渾身一絲不挂,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強行抱住,粗暴地奸淫。玉體神聖的部位都被侵犯,乳房被肆意地蹂虐,下體如同撕裂一般,一對美腿被隨意地撫摸,朱唇,脖子被眼前的惡魔隨便地吻著,這使韓姬陷入了巨大的恥辱和痛苦之中。


韋一笑此時已完全獸性大發,原先對懷中女子也的憐香惜玉之情也絲毫未剩,韓姬此時在木桶中被擡起,一雙玉腿夾住韋一笑的腰,一對巨乳正好露出了水面,隨著韋一笑的抽插不斷的晃動,兩只乳頭鮮紅可愛,此時因爲受到了性愛的刺激,早已經雙雙隆起。韋一笑忍不住一口咬住了韓姬的乳房。


“啊!痛!“韓姬哭叫道。


原來韋一笑之前練功喜好飲血補充內力,牙齒尖利,縱是輕輕一咬,也已經深深刺入了韓姬豐滿的乳房。韋一笑聽到韓姬嬌柔的叫聲,聞著她身上的香氣,頓時失去了理智,只顧著自己一時的爽快,在韓姬的乳房上肆意撕咬起來。


“啊!!!救….”韓姬感到酥乳劇烈的疼痛,頓時大駭,幾乎要大聲叫出聲來,剛叫道一半,脖子又被韋一笑掐住,這次韋一笑雖然沒有用力,韓姬還是頓時嚇得不敢再大聲呼救,只能低聲悲鳴。


就這樣,深夜的汝陽王府偏廂的浴堂裏,出現了讓人血脈偾張地一幕。汝陽王美豔的小妾韓姬被青面獠牙的明教“青翼蝠王“一只手擡著屁股,一只手掐住脖子在浴桶之中強行奸淫,水桶之中的水聲隨著的抽插的動作嘩嘩響起,不斷有水潑到水桶外。韓姬此時一雙玉手搭在韋一笑肩膀上,一對美腿分開夾住了韋一笑的腰,陰戶被韋一笑的陰莖強行插入,後庭花插著韋一笑的兩根手指,一雙動人的巨乳只能任由韋一笑對肆意撕咬。韓姬忍著身上的各處的疼痛,心中淒苦,眼淚止不住地從玉頰上流下,縱使哭得雨打梨花,卻又不敢大聲呼叫。


韓姬自幼美貌動人,父兄向來都對她愛護有加。自從背井離鄉,被納入了汝陽王府後,汝陽王因她美貌,又通音律舞曲,在衆姬妾之中也是對她最爲疼惜。汝陽王年事已高,軍務繁忙,對性愛之事已無壯年之勇,每次與韓姬行房事,都是對她溫柔呵護備至,汝陽王對韓姬的那對雪白渾圓的豐滿巨乳,更是愛不釋手,卻從來沒有如此粗暴的對待過。


“嗚!!!!”突然,韋一笑再次用力掐住了韓姬的脖子,同時韓姬嬌軀強烈顫抖起來,整個木桶中響起一下激烈的水花,一大片水灑出了木桶之外。韓姬的玉臂和美腿同時在水桶中狂拍狂蹬,顯然是受到了巨大的疼痛或刺激。韋一笑將頭從韓姬的雙乳之間擡起,嘴角帶著一絲鮮血,尖利的牙齒間竟咬著一小塊肉!


韓姬只見自己右邊乳房上鮮血直流,滴到了木桶的水中,化成了一朵朵血花,緩緩散開,更覺得乳頭劇痛無比,似乎被咬下來一塊,低頭仔細一看,發現自己的右乳乳頭已然被咬了下來。


韋一笑牙齒間咬著的正是韓姬的乳頭。原來韋一笑自年輕時就時常吸人血抗寒,更喜好抓一些細皮嫩肉,年輕美貌的女子吸血,吸血的同時滿足自己的獸欲,多年來已然成爲一個施虐狂,他習慣在性欲亢奮之際,同時大力撕咬女人白嫩柔滑的肌膚吸血,甚至有無辜的美貌女子因他的撕咬,失血過多而死的經曆。但他此行目的是要生擒韓姬,自然不能吸她的血要了她的命。但因韓姬生得太過美豔,讓韋一笑與她交歡之時失去了理智,居然在撕咬時將她得乳頭咬了下來,但同時怕韓姬大聲呼叫招來了別人,所以在撕咬韓姬乳頭的同時,又緊緊掐住了她的脖子讓她叫不出聲來。


“咳咳!嗚嗚嗚嗚嗚!痛啊!”韋一笑的手略一松開韓姬的脖子,韓姬峨眉緊蹙,臉上露出痛苦難當的表情。韋一笑此時感受到韓姬全身由于上下因爲失去乳頭的劇烈痛的顫抖,同時感受到了她陰戶強烈的痙攣,龜頭一陣刺激,再次開始大力抽插起來。


韓姬下體撕裂的感覺本已被乳頭被咬斷所受的劇痛所掩蓋,但隨著韋一笑瘋狂的抽插又再次感覺到了疼痛。韋一笑插入韓姬菊門的兩根手指也不安分,開始在她的後庭裏抽插起來。


韓姬已被折磨得精疲力竭,痛得幾欲昏厥過去,但是下體撕裂的疼痛又將她拉回了被惡人奸淫的殘忍現實。韋一笑用盡全力在韓姬受傷的陰戶裏惡狠狠地抽插了幾十下,一邊感受著懷中美女玉體和陰道的痙攣,再也憋不住了,全身顫抖起來。


“不要!“韓姬突然止住了哭聲,一雙美目充滿慌亂惶恐地看著韋一笑,一邊拼命搖著頭,被水打濕的秀發隨著左右擺動。


韓姬有過男女交合的經曆,知道韋一笑就要在洩精了,她房事之事知道的雖然不多,但也知道可能因奸成孕,心中頓時慌亂惶恐。她是漢人女子,從小受的叁從四德的教育,今夜事發突然,忽被惡人強暴,清白之身固是不保,可若因奸成孕,那今後可要如何做人?韓姬心中不願意,突然之間不知哪來的力氣,一雙玉臂用力推著韋一笑的胸膛和肩膀居然將韋一笑上身從身上推開了有些許。


原來韋一笑適才點了韓姬肩池穴,下手並未用足功力,只是使她四肢無力,但仍可活動,到現在也已有一炷香的時間。韓姬此刻情急之下,氣血攻心,竟然多多少少沖開了韋一笑點的穴道,手上使出了氣力。


“不要呀!求求你!不要洩在妾身裏面!嗚嗚嗚嗚嗚!”韓姬一邊試圖推開韋一笑一邊哭叫道。


可惜的是,韓姬只是個不懂武功的弱女子,就算四肢不受點穴控制,又怎麽掙得過韋一笑這樣一身功夫的高手。她即使將韋一笑從身上推開了少許,卻也于事無補,韋一笑對韓姬的哭叫充耳不聞,韓姬的微弱的反抗似乎反而讓青翼蝠王更加興奮,只管抓住她的纖腰和屁股大力抽插著。


“呃!”韋一笑又猛地抽插幾下,突然一聲怪叫,只覺得陽具一陣痙攣收縮,一泡精再也忍不住,深深地洩在了韓姬的陰戶裏。


“啊!”韓姬一聲嬌呼,只覺得下體一陣熱流,知道韋一笑在自己體內洩了精。她心中羞憤,一對粉拳對著韋一笑的肩膀捶打起來。


韋一笑洩精的一瞬間,頓時覺得心神氣爽,懷中的尤物讓他發洩了這些時日來心中克制已久的獸念,讓他再次感受到了性愛之事的高潮。在洩精的同時,韋一笑也頓時冷靜下來,想起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是要生擒韓姬,將她送到鹿杖客的床上去,自己在這裏已經耽擱了一炷香的時間,此地雖然沒有危險,畢竟不宜久留。


韋一笑任由自己疲軟的陰莖繼續插在韓姬的陰戶裏,站起身將在自己懷裏痛哭掙紮捶打的韓姬從木桶裏抱了出來,出來的同時,韋一笑的陰莖滑出了韓姬的陰戶,兩人赤裸的身體仍然緊緊的貼著。


韋一笑生怕韓姬如果繼續哭鬧會招來別人,出手在韓姬玉體和後頸上又補了幾指。再次封住了韓姬的啞穴,也制住了韓姬四肢。韓姬頓時覺得渾身上下軟綿綿的,嬌軀上下渾身無力,只能任由韋一笑擺布。


韋一笑將韓姬的玉體橫陳,先放在地上,拿起浴巾將身上擦拭幹淨,再去擦拭韓姬。韓姬的玉體起伏,曲線有緻,乳房豐滿結實,小腹平坦,肚臍又圓又深,腰身纖細,下身的陰毛黝黑濃密,美腿修長筆直。可是韋一笑一邊擦拭一邊卻心中暗暗叫糟。原來剛才自己獸性大發,只想著拿韓姬的身體洩欲,完全沒有考慮這嬌媚的美女是否承受的了。韓姬的玉體卻因爲自己粗暴的洩欲而留下了各種傷痕,她玉頸上被韋一笑掐的一條細細的紅印,玉臂美腿和屁股上也略略有淤青和印記,韓姬本是芙蓉面,冰雪肌,白皙的皮膚上本就容易留下淤青,韋一笑下手又沒輕重。最讓人憐惜的還是她那一對豐滿的乳房,上面布滿了咬痕和用力揉搓留下的青紫印記,最觸目驚心的是右邊的乳頭被咬斷,順著粉紅的乳暈還有鮮血往下流。


韋一笑微微皺眉,一邊擦拭韓姬的身體,一邊拿出隨身攜帶的金創藥韓姬的右乳敷上,止住了血。


韓姬在遭受了剛剛粗暴的強奸之後,此刻終于擺脫了些許肉體上的痛苦。韋一笑給她敷藥擦身,乳頭上的疼痛也微微好轉一些。她躺在地上,口不能言,四肢無力,雖然恐懼不安,芳心卻略略平複一些,漸漸止住了哭泣。


“嗚!!“韋一笑擦拭到韓姬的下體陰戶時,她卻又忍不住一聲悶哼呼痛。原來韋一笑適才強行插入她幹燥的陰戶,已經造成了陰道口輕微的撕裂,韓姬的一雙玉腿間流著精液和鮮血的混合物,陰部又紅又腫,恥毛淩亂,甚是可憐。


韋一笑此時才略略後悔適才太過魯莽粗暴,但轉念一想這韓姬本是要虜去交給鹿杖客的,只要性命無礙地送到鹿杖客的床上,也無妨明教威脅鹿杖客,拿回五香氣十筋散營救六大門派的計劃。


于是韋一笑拿出事先準備好的薄被和麻袋,用被子將韓姬赤裸的身體裹了起來。韓姬一雙靈動的美目剛剛停止了哭泣,充滿不安地看著韋一笑,她原希望今夜可怕的噩夢可以結束,希望男人在發洩獸欲之後會放過她,誰想到又遭歹徒綁架。


韋一笑穿上一身夜行服,用薄被包起起韓姬,將她放入了麻袋,背在自己身上,施展輕功從浴堂的窗戶一躍而出,消失在了汝陽王府宅院的夜色中。


(韋一笑篇完)